2021-10-16 19:22

重返山南——库拉岗日徒步笔记


再往山南,不是执念,不是一往情深的奔赴。大部分时候我说不出具象的理由,是向心力,是一种孤独且脆弱的自我保护。

A Lin


01

雨季在藏区南部漂了十多天,遇见种种的好,亦有浅浅的遗憾。


从拉萨到洛扎,一天的路程,我却在东拉乡的藏民家里借宿了好几晚,这个时时刻刻都能让人遗忘纷扰喧嚣的高原湖泊羊卓雍错,以各种奇幻的蓝色震慑人心,无论晴雨晨昏,从来没有失望过。

羊卓雍错大大小小的岛上,散居着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村落。房屋面向蓝色的水,背倚山花漫布的原野。


羊卓雍措


普莫雍错


蒙达拉山口,远远望见库拉岗日雪山,那初见的一眼像极了一幅巨幕的电影画面,人走在路上,小小的小小的小小的,是会让人心疼的那种顽强的生命颤动。


蒙达拉山垭口


当我再一次站在库拉岗日雪山前,那个雪白的世界已然换上夏日的盛装,与冷酷冰晶的纯白是那样迥异。但它依旧那么好看——湖水从冷峻的铁青色变成旖旎的知更鸟蛋蓝。


库拉岗日雪山前


高海拔的艰难,往往不是意志可以改变的。我在暴雪初霁的那个亮晃晃的早晨,脸上的毛细血管因为骤冷骤热而爆裂。

即便这样,我借着小扎西的力量爬上央格玛牧场,目之所及,是雪,还是雪。库拉岗日只有几十秒的闪现,在春天的记忆里,高贵而神秘。


库拉岗日主峰


库拉岗日,卡日疆,卡瓦,都在飘忽不定的云雾里时隐时现。我们渴望相见,不远千里,夜以继日,相视而笑又泪流满面。然而相见就是为了下一次重逢呀!


02


春天我们来的时候,遇上一场暴雪,一夜之间把山山水水和措玉村覆上一层厚厚的白色,千山之外一定绿意葱茏,我们被遗忘在小村里。



那年我们结识了一只年少的牦牛,它没有名字,我叫它小扎西。牦牛的主人,十分善意,汉语交流不太顺畅,他开始笑眯眯地叫他的牦牛:小扎西,小扎西。仿佛小牦牛有了名字之后,被赋予新的力量。

他的样子让我想起《一千零一夜》里的阿拉丁与神灯。暴雪忽至的景象是神话世界的开启,我们在以后的交流中,不言而喻,阿拉丁。



夏至大雪


阿拉丁与小扎西


这次,我的向导还带了个高中生,帮我背上沉重的相机和饮用水。我抓个 35mm 的微单,徒步的难度大大削减,海拔将近五千米的折公措除了上陡坡喘息心悸,一路的山花赏心悦目无形中给了力量。



高中小朋友和四岁的乔妹


细看匍匐生长在地表的高原植物,在盛夏的阳光下,楚楚动人。我们来了又去了,而它们一直在雪山下,生生不息,从未远行。



通往拉姆拉措的山坡上,第一次看见多刺绿绒蒿,它们比我想象的要矮很多,花开的时候,只见着花朵,从粉色、紫红到深蓝,在风中飘摇,那样神奇的美丽。


多刺绿绒蒿


六月份是白玛林措最好看的时候,满山都是杜鹃花,从山脚下开到天边。寻遍几座山,清晰地看到刚刚谢幕的绚丽,密密匝匝的花托上居然没有一朵萎凋后的花瓣,它们重回自然,不留痕迹。


此刻,杜鹃花已经散场,地上是各种不知名的花


高中生小朋友在拉萨上学,他的愿望是当一名老师,教汉语的老师,他说学英语太难了,花了很多时间还是学不好。得知我学过文学,他眼睛顿时明亮起来,和我聊起一些喜欢的事情,十分认真地教我说藏语。我说,在西藏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应该是:真好看。无论人还是风景,我都想用这句最简单的话语去表达。




那天下午太阳真好,我们在世界遗忘的天空下静静地看山顶的流云,看风在湖面画出或优雅或激越的线条。面向神山的西面,堆着玛尼石,我无法推测它们是不是一直以这样看似细弱的模样站立的天地间。


白马林措和折公措


这里一定也有过疾风骤雨,有生灵奔跑。藏民心中,山有山神,风有风神,雨有雨神,树有树神,万物皆有灵,我们也在一次次的旅行中见了很多感人的人与事,越发敬畏天地。



也许再过几年,再去措玉村,再见阿拉丁、向导或者高中生小朋友,他们已经变换了心境。而那头小扎西早已有了自己的新娘,儿女成群。



03


今天告别拉萨,天气出奇的明艳,至少于我视觉上是这样的。

我又真真切切地身处一个进进退退的故乡与异乡的弧线上——东南到西北。时间改变了太多的人与事,繁简,盛衰,而我只看到流光飞舞,不能用力追赶。


浪卡子


我很惭愧看了很多西藏的文字走过一个又一个小村庄却从未储存到能够自如解说任何一个文化或者深意有关的东西。
在洛卓窝隆寺的经堂前心静如水,是为神的子民;在拉姆拉措幻象里遇见自己来生的飞鹿;在青朴修行地被修行者的虔诚打动的那一刻,我无法言说情绪里的喜与悲。万物原本与我们无关,是因为念想太多,便生起欲望,我们拿起的总舍不得放下。


再往山南,我渴望重生。想在疤痕上雕出一朵美丽的花,在废墟上生出一行生动的诗。



我与藏民一起长跪在拉姆拉措的山口,桑烟轻扬,我身后有年轻的啜泣与颤抖。没有言语的安慰,我们素不相识,静静地面向湖水,便是相携。


拉姆拉错朝拜的牧民


有人在耳边描述自己相见的来世,于繁华的街市,于富丽的宫殿,我说,我是一只跃起的鹿,如果来生你们遇见我,记得我们曾经相随过,我将带你们去看山看湖看草原。



如果真的有轮回,就让我像小扎西一样,与你们相遇,告别,重逢。没有伤感,只有欢悦,静默如亿万年的远山。


本文由公众号【十七朵云】授权转载,ID:shiqiduoyun

作者:A Lin





欢迎关注《徒步中国》


《徒步中国》活动商城

中国深度户外旅行线路100条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徒步中国》活动
评论问答

藏羚羊从这里优雅路过野驴桀骜地与车赛跑鼠兔在你帐篷下偷偷搭了个窝天气好的时候它们溜出来忘我地打架巨大的冰川奔涌向下又瞬间凝住这看似伸手可及的白馒头欺骗过太多人咫..

穿越6000多米高的新疆天山屏障几千年来一直是那些勇敢的冒险者才能达到的成就在今天从北天山到南天山冰川下沉寂千年的古道越来越多地被发现成为徒步爱好者又爱又惧的天堂路..

对于每一个户外爱好者来讲新疆狼塔似乎都是他们的梦昨天的、明天的、或是现在的只要那一天你能站在天山之巅站在有群狼守护的塔山站在这条承载2000余年游牧文化的120公里徒..

注:本文中未标注照片均由徒步中国领队及队员提供新疆孟克德古道徒步▼这是一条幽秘古道千百年来淹没于美丽的天山之中鲜有人涉足这是一条大美古道风景如画让人流连往返这是..

大家好,我是小熊猫一个热衷于活跃在高海拔、沉迷雪山、还志在环游世界的人儿入职第三年的伊始原以为会很有仪式感的庆祝一顿然而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在奔赴西藏..

“ 如果生活的要义在于追求幸福那么,除却旅行很少有别的行为能呈现这一追求过程中的热情和矛盾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关于南疆的故事现实像是缠绕在一起长长的..

多少年来人们心怀各种理由,走向藏地的梅里雪山有藏族信众前去转山、朝圣在他们心中卡瓦格博就是神,是众山之神有摄影爱好者深入梅里腹地从热带雨林到高山冰雪用不同视角追..

拍摄 by阿布这是哪里?这是磨子沟冰川。拍摄者位于,中山峰大本营。冰川秘境出镜/老吴中山峰,贡嘎身侧,川西第二高峰。离成都几小时车程的大山,藏着如此罕见的景致。卫星..

再往山南,不是执念,不是一往情深的奔赴。大部分时候我说不出具象的理由,是向心力,是一种孤独且脆弱的自我保护。A Lin01雨季在藏区南部漂了十多天,遇见种种的好,亦有..

本文由公众号【中科院地质地球所】授权转载作者:单鹏飞来来来,大家先来做一道选择题。《让子弹飞》:在申了 在申了(B站上关于《让子弹飞》申遗的一个梗)富士山、泰姬陵..